原创文学移动版

橙瓜专访丨掌阅厘多乌:将美术和悬疑古言融合

更新时间:2020-02-14 02:59   本书阅读量:999次

  厘多乌,掌阅文化古言悬疑名家,文风稳重,擅长描写诡谲迷幻的情节,鲁迅文学院第14期网络作家班学员。2016年10月加入掌阅开始创作生涯。

  第一部古言破案作品《画骨女仵作》一经连载就获得超高人气,曾一度霸占掌阅销售榜前三、月票榜前十,全网点击过十亿。同名影视剧由乾润传媒操刀制作。2018年7月出版上市,销售一度创高,同年漫画版在网络上连载,因画风独特,吸粉无数。并出售海外翻译和海外出版版权,得到国外不少读者的追捧。2019年9月获得第四届橙瓜网络文学奖最具潜力十大有声IP。

  第二部悬疑作品《长安祠之阴阳壁画》也因独特的剧情和文笔收获大量粉丝,同名影视剧由莱可传媒操刀,现已在筹拍当中,作品还获得掌阅文学年度品质作品奖。

  2019年,发布了第三部短篇作品《唐抄》,以及目前连载破案作品《鉴骨女仵作》,将继续延续作者独特的文风和创意。

  橙瓜:厘多乌老师您好,非常高兴您能接受橙瓜的专访。请问您是在怎样的契机下接触到了网络文学并从事这个行业呢?厘多乌这个名字听上去很有趣,为什么取这样一个笔名呢?

  厘多乌:其实刚开始接触的是纸质出版小说,因为初中时就喜欢到路边书店租小说来打发时间,正式接触网文应该是大二吧,我特别想把自己想象的画面呈现出来,所以慢慢开始尝试在网络上发表小说,结果没想到,这成了我热爱的职业。

  厘多乌这个笔名纯粹是因为自己喜欢吃一种糖叫猫哆哩,我把它换了个同音字调过来了,但是那段时间比较倒霉,就把猫字换成了乌鸦的乌字,发现这个笔名还不错,就用了。

  橙瓜:从开始创作您的第一部作品《画骨女仵作》至今已经三年多了,可以分享一下您创作以来的心路历程吗?期间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?

  厘多乌:这本书一开始我真的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的收获,感触良多。《画骨》在构思之前,我看了很多香港的破案剧,觉得有信心了才开始动笔的,但是网络上的破案题材太多了,我想加点不一样的设定进去,就想着自己是学美术的,就把破案和画画结合了一下,这才有了摸骨破案的设定。

  这期间还是遇到过蛮多困难的,首先是案子,因为要不停地想新颖的案子,想作案手法,还要把每个案子出现的人物跟全文联系起来,是个大工程,其次就是男女主的感情问题,我对情感类的剧情也好,心理也好,把握非常弱,所以一直在突破,一直在学习。

  厘多乌:可能跟我喜欢看悬疑电影有关吧,觉得挺刺激的,如果把电影画面化成文字,就能给读者不停的制造“惊喜”,我自己写得也会很爽。

  厘多乌:同样是一贯的探案题材,前段主要讲述女主陆野女扮男装上书院读书,与同为学子的男主苏羡相识,两人协同破了很多桩命案,慢慢从相知到相爱。后段主要讲述男主为了参加科举从青州一路上京城,试图通过科举进入官场,靠自己的能力成为大理寺卿,为父亲和家族翻案,揭露了官场的黑暗,与女主之间也发生了很多冲突和误会,说白了就是前段是甜,后段是虐,暂时就剧透这些啦,想看的小伙伴欢迎上掌阅app阅读哦~

  橙瓜:和之前的几部一样,《鉴骨女仵作》也属于古言悬疑类,相比您以往的作品,新作的最大的看点是什么?您觉得这部作品的突破和新意在哪里?

  厘多乌:最大的看点应该还是女主验骨破案吧。写《画骨》的时候我基本上把八成精力都放在了破案上,忽略了很多感情问题,所以新作就是弥补遗憾,尽量在破案的过程中加重男女主的感情戏。新意应该是……我在当中加了科举,它就像一个引子,牵动全文,是个非常明显的支撑,如果没有它,整个文就撑不起来了。

  橙瓜:除了破案,男女主之间的感情也是一大看点,目前剧情只到男女主刚刚相遇,机智又有点没心没肺的女主陆野,遇上高冷聪明的男主苏羡,他们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发展呢?会和《画骨女仵作》中的男女主一样联手破案吗?

  厘多乌:会的呀~通俗点就是边工作边谈恋爱,前期非常甜,女追男,高潮部分我加了一个让女主性格大变的事件,后期就会比较虐,但是虐中带甜,相信读者应该会抓心挠肺~

  橙瓜:男主苏羡的形象让读者十分意外,翩翩公子居然是个残疾之人,需要常年坐轮椅,给男主这样一个出人意料的设定的原因是什么?后期会有反转吗?

  厘多乌:因为想给男主一个特别的设定,所以选择坐轮椅,把男主冷傲孤僻的性格托得更明显一点。后期肯定会有反转,有句话叫扮猪吃老虎,这关乎到男主的家世背景和他为什么参加科举的原因。

  橙瓜:在您的作品中,女主的形象与性格都让人印象深刻,性格刚强、独立的纪云舒,验尸能力出众、脑回路又十分神奇的陆野......她们都赢得了读者的喜爱,在您看来,她们能够获得男主的喜爱、吸引读者的魅力在于哪里?

  橙瓜:《画骨女仵作》中,男女主在破案过程中互生情愫,男主景容被独立、能力出众的女主纪云舒所吸引,纪云舒也早已在不经意间对景容芳心暗许,他们之间的感情随着一个个案件的推进而加深,读者在为案情忧心的同时也为他们的感情之路而揪心,您是如何平衡处理案件与感情之间的关系的?纪云舒和景容联手破案,互相成就,他们之间的爱情是您心目中最完美的爱情吗?

  厘多乌:《画骨》其实是我写感情戏最弱的一本书,所以我用了最老套又最笨的办法,就是一个在前,一个在后这种默默陪伴和支持的方式来平衡他们的感情。文中他们的感情是从一而终的,可以为了彼此牺牲,确实是我心中完美的爱情。

  橙瓜:悬疑创作很考验作者的逻辑思维能力,想象力、推理能力都很重要,您的小说情节惊心动魄、环环相扣,每个案件都能自圆其说,您是如何构思大纲以及情节走向,并保持充分的想象力的呢?

  厘多乌:开文之前一定要把整体的大纲走向在脑子里过一遍,细节性的情节是在创作过程中慢慢去打磨的,但是我会尽量避免去看同类型的小说。一般都是看悬疑电影或者电视剧,还有一些国外的恐怖片,一边找寻灵感,一边放松大脑,因为悬疑片恐怖片是可以减压的。如果灵感来了就立马用手机记录下来。

  橙瓜:您的小说主要以探案为主,其中涉及到很多关于古代仵作和法医学的知识,让人觉得十分专业,您是对这些内容有过专门的学习吗?平时是如何积累这些知识以及素材的呢?

  厘多乌:我没有学过法医学的知识,一般是上网找素材,或者看一些剧,像香港的《洗冤录》和《法证先锋》,觉得有合适的验尸方法就记录下来。

  橙瓜:您是一个个人风格非常明显的作家,心思细腻同时脑洞极大,文风诡谲奇妙,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又毫不突兀,您是如何训练并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的?你觉得独特的文笔和行文风格,对于创作来说重要吗?

  厘多乌:我非常追求剧情的画面,如果脑海里构思的画面连自己都吸引不了,我基本上不会动笔,有时候男女主的出场方式我都会构思很多很多遍,直到满意了才写。可能就是因为自己对画面的追求,所以才形成了这种风格吧,我也希望我能做到的就是这个。

  文笔风格我觉得因人而异吧,写作是个不断进步的过程,文笔也是在历练的过程中不断地提升,每一部小说的题材故事不同,也决定了你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完成它。

  橙瓜:这几年许多网络小说都被改编成了影视作品,而改编自您作品《长安祠之阴阳壁画》的电视剧《大理寺奇案之阴阳壁画》也即将开拍,对于这次改编,您有什么期待吗?您是如何看待IP改编的?

  厘多乌:我比较期待电影呈现出来的画面和剧情,希望它是一个完整的、高质量的电影,能把我文中的故事用一帧一秒展现出来,也非常期待它能得到大家的喜欢。

  IP改编对于我来说,是一种荣幸,也是对作者努力的一种认可,它能把你笔下的故事用画面的形式呈现出来,感觉很奇妙,又很有意义,IP改编也成为了市场发展的趋向,扩大了市场的包容性和多元化,现在越来越多的小说被影视化,被更多的人认可和关注,也是对我们这些作者最大的鼓励,希望IP改编能越来越多,质量越来越好。

  橙瓜:您之后的创作计划是怎么样的?会专注悬疑题材的创作,还是会尝试其他类型的作品?除了悬疑题材,您还有哪些比较感兴趣的题材?

  厘多乌:目前主力写《鉴骨女仵作》,同时也还在准备一本悬疑短篇,其他的计划暂无。我对美式恐怖片非常喜欢,像《潜伏》《鬼影实录》《招魂》《死神来了》……类似这种的,一直想尝试写,但一直没机会动笔,希望以后有机会的话可以写一本试试。

  厘多乌:我在加入掌阅这个大家庭之前,有尝试给很多网站投稿,但得到的回复基本一致,说我文风偏于IP向,建议投出版,当时才刚踏入这一行,还不知道什么是IP,也没有门路去投出版,然后有人就跟我说,你去掌阅试试吧!就这样,我来了。

  一同写小说的朋友都觉得我太大胆了,因为掌阅的大神非常多,我可能会被啃得渣都不剩,结果没想到第一本破案书从预热到常规一路通关,用比较自豪的方式来说就是一书成神了。

  我真的非常感谢掌阅这个平台,它给了新人很大的鼓励,因为每本书都有参与PK的机会,不管你是新人作者还是经验丰富的作者,机会都是平等的,只要你的书足够好,就一定会崭露头角!

  在掌阅三年了,我很放心把自己的每一本书交给他们,从影视到出版,从版权出售到国外,全都是他们帮我安排,不用自己操一份心,谢谢掌阅,谢谢我的编辑们,我会一直坚持在掌阅创作,爱啦~

  厘多乌:很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我的小可爱们,虽然我们从未谋面,但你们的每一个评论我都有看,从文字中我能感觉到你们对我的支持和对小说的热爱,你们的建议我也在不断改正,希望能提升自己的文笔,成为你们口中那个越来越好的厘多乌。

  厘多乌凭借第一部古言破案作品《画骨女仵作》就蜚声而起,这部作品一经连载就获得超高人气,同名影视剧也即将拍摄,并推出了漫画版和实体图书,可见读者、业界对这本书的认可和爱好程度。期待《画骨女仵作》和《长安祠之阴阳壁画》影视剧拍摄播出,也期待她为我们带来更多更好的作品。

  封面号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封面号平台的观点,与封面号立场无关,文责作者自负。如因文章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联系封面新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