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文学移动版

一名基層理論骨干的內心獨白

更新时间:2020-03-23 17:45   本书阅读量:999次

  作為基層理論骨干,南部戰區陸軍某海防旅下士黃啟斌(右一)堅信,隻要熱愛理論學習,心裡裝著戰友,就一定能夠在理論宣講的舞台上大有作為。圖為訓練間隙,黃啟斌和戰友們就社會熱點問題展開討論。曾梓煌 攝

  盡管這是他的第39次正式“開講”,但黃啟斌的心裡還是有些緊張。為了這堂課,他足足准備了一個星期。

  “戰友們會認可嗎?”黃啟斌的目光快速掃過台下,與一片鼓勵和期待的目光對接,一陣激動涌上心頭。

  一開口,黃啟斌就像變了一個人。他的臉上頓時綻放出自信的神採,聲音突然爆發出來,感染力十足,引發大家的強烈共鳴。

  一堂課下來,戰友們的掌聲熱烈程度超乎黃啟斌的預想。雖然掌心已滲出了汗,但黃啟斌心裡很高興:這堂課過關了!

  自從2年前成為連隊的理論骨干,他就對課堂上的掌聲格外敏感。哪次上課掌聲多,哪次發言掌聲少,他能從戰友們或熱烈或寥寥的掌聲中,准確判斷出大家對自己課的歡迎程度。

  2年過去,黃啟斌在課室裡送別過老兵,又在課堂上迎來了新的面孔。一切都在變,一切似乎又都沒變。

  “盡管沒上大學心中有失落,但我有另一種難得的驕傲。”黃啟斌說,手握鋼槍,馳騁沙場,保衛祖國,這種熱血上涌的感覺,沒當過兵的人體會不到。

  來到旅隊駐防的海島,訓練日復一日,海水潮漲潮落。在那些漫長的寂寞時光裡,黃啟斌痴迷上了讀書。

  因為理論學習成績直線上升,剛轉下士第一年,他就被營裡表彰為“理論學習之星”。隨即,他被連隊任命為理論骨干。

  然而,一上任,一份戰士關注的熱點話題調查讓他深思。調查顯示,海島戰士們關注的熱點話題,多達上百個。

  “戰友們不是不需要理論,相反異常渴望理論的滋養。”這個調查結果,讓“雄心勃勃”的黃啟斌興奮了好一陣子,他不止一次在心裡憧憬著自己的“宏偉藍圖”——讓戰友們都愛上學理論,解開他們心中的困惑。

  那天,黃啟斌利用訓練間隙,將自己精心准備的微課分享給大家。然而,課剛講到一半,還沒等來期待的掌聲,值班員的集合哨聲就響了。

  更讓他不好受的是,自己講得口干舌燥,有的戰友卻懶洋洋打起了盹。還有人小聲議論:“讓一個兵講課,還佔用我們寶貴的休息時間”“過去的理論骨干,也沒像他這樣啊,我看他就是愛表現”……

  黃啟斌按照精心准備的資料開講:“最近,我發現有些戰友存在過度消費、盲目消費的現象。有人覺得,錢是自己掙的,別人管不著……”

  講課時遭遇“冷場”、組織學習時被“抬杠”,黃啟斌意識到,自己理論骨干的身份還未被戰友們認可。

  那段日子,黃啟斌默默堅持著。他始終記得教導員萬頃給他們這些基層理論骨干說的一句話:“每一名基層理論骨干,都是一盞正在發光的燭火,因為眾多燭火的燃燒,理論的光芒才能照亮基層的每個角落。”

  黃啟斌的堅持和努力,讓很多事情慢慢起了變化。戰友們有啥開心事,都願意與他分享﹔演習前的動員,班長主動請他給大家打打氣……

  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,讓黃啟斌一次次感到“被需要”的快樂。但他一刻也沒有忘記自己理論骨干的“身份”。聊天時,他試著將“大道理”變成小故事,把理論表述“翻譯”成大白話。

  漸漸地,黃啟斌在理論宣講的舞台上站住了腳,也收獲了越來越多的信任。戰友們還送給他一個“故事大王”的美譽。

  茫茫海面上,港珠澳大橋如巨龍蜿蜒,在霧氣中若隱若現。手指遠方大橋,他激情滿懷:“全世界最長的跨海大橋就在眼前,我們守望著繁華,也忍受著常人不知的寂寞……”

  為了那堂“透過駐地發展看變化”的課,他精心制作了思維導圖,用時間坐標串起一個個激動人心的“中國故事”。

  一個個觸手可及的巨大成就,深深撥動了戰友們的心弦。一時間,大家對“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體系的顯著優勢”有了直觀的感受。

  “別看基層理論骨干不起眼,但對戰士來說,大家對理論的理解和信服,都是通過我們開始的。”黃啟斌的話語裡滿是自豪,“盡管我們有時不被一些戰友理解,但我知道自己扮演的角色很重要,‘被需要’的感覺就是一種幸福。”

  “重要!”幾乎所有基層官兵,都會給出同樣的答案。但追問為啥重要,大部分人卻又答不出個所以然來。

  黃啟斌也為這個問題苦惱。他曾做過一份匿名調查。結果顯示:92%的戰友認為“理論學習很重要”,但有近一半的戰友表示“對理論學習提不起興趣”“理論跟自己關系不大”。

  為了讓大家學習理論知識更便利,黃啟斌精心挑選了幾個微信公眾號和理論學習類APP推送給戰友們。

  他曾嘗試組建“理論學習小組”,利用讀書看報時間,帶著戰友們自學理論。然而,大家圍坐在一起沒多久,就有人刷起了抖音,玩起了游戲。

  “初學理論,確實很枯燥。”為了把戰友們的注意力真正吸引到理論學習上來,黃啟斌一直都在探索好方法。他嘗試將重要觀點制作成一幅幅生動的漫畫,寫成字帖和順口溜,融進拼圖板、扑克牌……

  戰友們漸漸發現,黃啟斌制作的各類理論學習資料,不僅通俗易懂、話語親切,還飽含很多小中見大的人生哲理,“就像一座座直抵心靈的橋梁”。

  下士鄧建武原本內向腼腆,愛上理論學習后,跟戰友們聊天的共同話題越來越多,性格也逐漸變得開朗﹔黃啟斌的“鐵杆書友”晉世昌,順利考上士官學校學習無人機專業,如今已是連隊的技術“大拿”……

  在理論學習的滋養下,連隊每個戰士都有或多或少的收獲,也都對“理論學習為什麼重要”漸漸有了自己的答案。

  “理論學習周期長,見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。同樣的時間花在學其他東西上,很快就能看到成果。”黃啟斌算過一筆“時間賬”:用考取一門技術等級証書所花費的學習時間,來學習理論,效果並不明顯。

  有時,理論學習指標的“虛無縹緲”,也“稀釋”著官兵學習的積極性,弱化了理論骨干的“話語權”。

  黃啟斌坦言,雖然各級對理論學習越來越重視,每年都會進行理論學習先進單位和個人的評比,但在評選優秀士兵、入黨提干、選改士官時,由於缺乏像“米秒環”一樣可以量化的標准,理論學習的好壞往往又成了一個“軟指標”。這讓一些理論骨干滋生了“干好干壞一個樣”的消極情緒,也讓不少官兵覺得理論學習沒有訓練成績那麼重要。

  他所在的海防旅正在做出許多嘗試:利用重大教育活動和年度教育總結等時機,對基層理論骨干和“理論學習之星”進行通報表彰,形成學理論光榮的良好氛圍﹔營裡每月舉辦“萬山大講堂”,讓理論學習標兵輪流授課當“明星”﹔評選優秀士兵、立功受獎、士兵選晉士官等,營黨委、連黨支部都將理論學習成績作為重要參考依據……

  去年底,黃啟斌因為理論骨干作用發揮明顯,受到嘉獎表彰。他相信,隨著各級越來越重視理論學習,自己的煩惱會越來越少。

  “P2P”“爆雷”“清盤”……打開電腦搜索資料,諸多陌生而又晦澀的詞匯跳入眼帘,讓黃啟斌一時摸不著頭腦。連著幾天加班到深夜,他整理了大量資料,還多次打電話請教。費了九牛二虎之力,他終於拿出了一份自認為還不錯的教案。

  “有一種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覺。”黃啟斌的話語中透露著無奈。他感到,面對頻繁發生的社會熱點問題,特別是專業性強的知識點,自己很難拿出獨到的見解來回應戰友們的關切。他說:“口渴了,基層理論骨干就要及時端出戰友們愛喝的那‘一碗水’,大家對理論學習的興趣才會越來越高。”

  為了努力提高自己的理論水平,當好基層理論學習的“酵母”,黃啟斌認為自己可以把學習的步子邁得更大一點。

  在軍事職業教育選課時,他專門選了理論性較強的課程。但隨著專家教授授課的步步深入,他感到學習越來越吃力。

  “學到自己懷疑人生。”談及這種感受,黃啟斌心中五味雜陳。他坦言,自己用盡了“洪荒之力”,但由於學歷不高、閱歷單一,以及學習培訓機會少等原因,自己的理論素養和施教能力提高困難重重。

  連隊指導員雖然“專業對口”,但指導員日常任務繁重,難以對黃啟斌的理論學習進行長期的系統指導。

  “與‘被需要’的幸福相比,我更渴望‘被關注’。”黃啟斌說,他期盼各級在更加重視基層理論學習的同時,能給基層理論骨干們更多關注,讓基層理論骨干有更多機會參加培訓學習,加速提高和成長。

  令黃啟斌深感振奮的是,南部戰區陸軍和旅機關開始定期組織基層理論骨干集訓,旅機關還針對熱點話題定期下發宣講解讀資料,並邀請經驗豐富的理論專家來隊授課、面對面傳幫帶……

  隨著“充電”機會越來越多,黃啟斌漸漸感到,自己不是“一個人在戰斗”。有了各級領導機關和團隊作為依靠,他干好理論骨干的信心越來越足。

  人民網北京10月18日電(羋金王濤)“鋒刃-2018”國際狙擊手射擊競賽18日在燕山深處武警某訓練基地開幕,來自白俄羅斯、中非、匈牙利、以色列、巴基斯坦等包括中國在內的21個國家軍警憲同類部隊的100余名狙擊精英展開同場競技。這是中國人…

  人民網突尼斯10月18日電當地時間10月16日,突尼斯海軍成立60周年國際艦隊檢閱活動在突尼斯灣舉行,海軍第30批護航編隊蕪湖艦參加海上閱艦式。此次閱艦式是突尼斯海軍首次舉辦的閱艦式。 上午11時許,在領航艦突尼斯海軍“西法克斯”號近…